沿着大路一直往里走,经过一个古井后右拐进入一条小路,然后沿着小路一直走,大约两分钟后就能看见一棵笔歪七扭八、不知名的大树,而树下的一座老旧的木房子就是外婆的家。多少年了,蒙塔乡的变化很大,砖房一栋栋拔地而起,道路是机耕道,有凉亭,古井也修葺起了护栏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。而它却永远是那么的孤独,我站在房子门前,迟迟没有敲门的意思,突然,只觉得鼻子一酸,两行泪就那样流了下来,我赶忙擦了擦眼泪,深呼吸了几下,调整好情绪之后,才敲了敲门。

  只听屋里传出一个让我既感觉苍老悲凉又慈祥的声音,道:“额,是谁呀?”

  我连忙回应道:“外婆,是我啊!小漆,我回来了。”

  “小漆?!哎呀,外婆都快想死你了。”说完,那扇沉重的木门吱嘎一声,开了。

  外婆从屋里走出了,看见我后,原本布满皱纹的面庞露出了笑容,看到外婆的笑容,我的心里又是一酸,外婆外公两人在老家一直没有人陪他们,两人在这座老旧的木屋中一直住到现在都没有搬过家,那棵长在木屋后面的树不是种下去的,而是自己长出来的。原本村长说长得太丑陋要把它砍掉,但外婆说这是风水树,推三阻四地不让砍,最后没有办法,村长也就放弃了砍这棵树的念头。

  我搀扶着外婆走进屋子,将背包放好,对外婆说道:“外婆啊!今天回来后,可能明天就得回学校,我和我的室友出去玩几天就回来好好陪陪你和外公。”

  外婆说道:“好,呵呵,我们小漆长大了,这次考得好不好啊?”

  我说道:“您就放心吧!我考的学校那肯定厉害。”

  外婆听后咯咯地笑着,看到她的笑容后,我才觉得心里好受一点。

澳门百家乐交流群  外婆说:“小漆呀!今晚就在家里睡一宿,明天再走啊!”

  我嗯了一声,表示同意,外婆笑得那个开心,我的心呐,也就好受点儿,本来想找外公聊聊天的,但外婆说外公去山上处理松树苗去了,可能晚点回来,于是我只好作罢。

  中途我还打了个电话给奇阳他们,说我已经到家了,他们那几个小子一直在电话那边喊,让我明天早上早点到学校门口,不然就别去了。这还不算,华田那小子还说什么,啊,林漆末,你这自行车还能骑啊?链子都生锈了什么的。反正是一塌糊涂,于是跟他们闲扯了一会儿就把电话给挂了。

  我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,一直等到傍晚五点半才醒过来,这个时候,外婆已经在弄晚饭了,我赶忙上前帮忙,外婆那个高兴,一想到明天一早我就要回学校了,还真是不舍得与他俩分开。

  晚饭做好后就等外公回来了,可足足等了近两个小时都还没见人回来,我问外婆是不是跑到哪里去了,怎么现在都还没回来?

  外婆否定说:“不可能,那死老头子无论上多远的山都会在七点之前回来,没事,肯定是树苗林那边有什么情况,再等等吧!”

  没办法,这山上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见,我合计着再等一个小时,如果再不回来就自己出去找,夜晚的森林危险指数很高,一般人都不敢轻易上山。

  !酷匠/网g、唯v%一正版…,v其;他√B都是盗@B版O0

  我和外婆就这样在饭桌前足足又等了一个小时,外公依旧没回来,我有些慌了,忙对外婆说我自己上山找找看,外婆想要自己去,我当然不同意,于是说服外婆后,我从背包里拿出自己的电棍强光手电筒与一把多功能铁锹,这把多功能铁锹还是去年我过生日的时候奇阳送我的,起初我很无语,他说这是多功能野外生存的铁锹,花了他两百多块钱呢!我当时也没多想,几乎都快把这东西给忘了,没想到今天居然能用上。

  我带着电棍强光手电与生存铁锹在外婆的嘱咐下,便推门而出,现在已经快七点半了,由于是住在乡村,自然少不了大山,因为山高的原因,在我们蒙塔乡下午六点半就看不见太阳了,此时可谓是伸手不见五指。

  我将电棍强光手电打开照清了路面,于是就那样朝着山上走去,山路比较崎岖,石头都裸露在地表之上,走起来不是很舒服,但对于从小就在乡村长大的我这点小事怎么可能难得倒我,仅仅用了近十分钟就到了山顶的林中小路上。

  外婆告诉我外公去的地方是一个名叫吉子坳的山坳,一直沿着上山后的那条小路走,不要走岔口,一直按照这条小路走就行,经过一个坟圈子,再向前走大概十分钟就能看见一条小河,小河不深,可以直接蹚水过去,过了河就到吉子坳了。外婆说那条小河就是吉子坳与蒙塔乡山群的分界线,吉子坳里大多用来培养树苗的,过河后的第一块地就是外婆家的,外婆让我过了河就在那片地方找,不过不要跑太远,一旦与外公错过了就麻烦了。

  我沿着外婆说的那条小路一直往前走,途中有许多岔路口,有的我知道是通往哪来的,有的却一点印象都没有。毕竟那时候还小,有些事情都忘记了。

  走了近半个小时,在经过一个岔路口时强光手电这么一晃,只看见前面右边的路口有一个黑影,我立刻警觉起来,手拿着铁锹慢慢地向它靠近,正准备看个究竟时,那个黑影突然往就窜了出来,而且还是朝着我这边扑过来的,我顿时一惊,抡圆了手中的铁锹就向它砸去,结果砸空了,由于惯性的原因,我直接失去平衡摔倒在了地上,赶忙起身,只见那个黑影又朝着我冲了过来,我这才看清楚它的面貌,一副獠牙上翘,原来是一头黑野猪,我这次看准它的背部又是一铁锹,刚好砸在它的背上,只听它嗷的一声就跑进草丛里去消失不见了,我这才长出一口气,野猪好斗,单个战斗力很强,如果不是刚才我击中它的话,肯定现在都还追着我不放。

  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便继续向前走去,过了近十分钟后,前面便出现了一块很大的空地,隐隐约约还看见有一座座的土包,我知道,这是坟圈子到了。

  想起昨天晚上做的梦与那个外卖小哥的鬼魂,我的鸡皮疙瘩是一层接一层地起。

  而且这里还有些阴冷,一阵阴风吹来,让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,就那么一瞟,就好像看见有一座坟后面有什么东西在动,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难道又是野猪?

  嘿,我这暴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,你大爷的,刚被我打跑你还敢来,还躲在别人坟后面做伏地魔?要是被我逮着一定要把你做成原生态野猪腊肉不可。

  我慢慢地从后面绕过去,刚到后面,我用手电这么一照,先是一愣,下一秒,恐惧直接就布满了我的面部……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