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最‘新$n章e节w上酷匠网0=}

  随着会务组的一阵忙碌,展览会第一次拍卖会比预期早了七个小时开始了。

  这是展览会的第二天,按照往年经验也是参观人数最多的一天,能容纳八百多人的大型拍卖场,竟然座无虚席,这也让那负责人肯定能少了一番责罚。

  但拍卖会就是拍卖会,既然这青铜圆饼收到如此关注,它就破格的成为了今天拍卖的最后一件压轴。

  对于如此安排,导致两位大佬必须坐等到最后,这让他们稍有非议。

  万国生老先生问向身边的老掌柜,语气显得有些恭敬。

  “您老确定没有看错?真的是那种宝贝?”

  老掌柜眉头一挑,哼道:“你怀疑我?”

  万国生赶忙说道:“不敢不敢,我只是再考虑要不要跟银行那边协商一下,拿出多一点的现金把握也大一些,您也知道我的钱是不允许大量出现在内地的。”

  这边还在犹豫,那边刘忠堂已经拨打了好几个电话,具体内容都是‘筹措资金’。

  他不无埋怨的对王昃说道:“这样的宝贝你不直接卖我,反倒让我在这里丢人现眼,我说小先生你啊……”

  王昃却问道:“我不是送给你一个了吗?怎么又来要?对了……我的处女作呐?”

  刘忠堂无奈的拍了拍脑门,直接将过去发生的事情给说了。

  王昃听完故作镇定,其实心中却是惊涛骇浪,女神大人所说的‘趋吉避凶’,原来竟然能做到这种地步。

  那……自己把这东西出来卖,倒是有些唐突了。

  他思考了一会说道:“既然我那宝贝免去你一次劫难,想来日后你必定安稳,这次……你真的不需要去买了。”

  刘忠堂苦笑一下,心想这保命的东西谁嫌多啊?再说自己还有那一大家子人呐,经历过丧子之痛的他不但懂得了‘何为谦逊’,也懂得了生命的珍贵和脆弱。

  拍卖会开始,照惯例的有一个衣着得体嗓音富有感染力的人出来主持,也会有美女穿着清凉妩媚,推着一个个宝贝出来让大家竞拍,买家都恨不得将女人和宝贝一起打包买走。

  第一件拍卖品为了‘开门红’,一般都是极品的物件,果不其然,当展示女郎将宝物的红布一掀开,就换来满场的喝彩。

  那是一对锏,短兵中的一种,一长一短八楞铸铁棍,相传秦琼秦叔宝用的就是此种兵刃,其密不外传的绝招也就叫‘杀手锏’,并以谚语的形式流传后世。

  而现在拍卖的却并不是普通的锏,而是紫色泛金,沙粒状星点光华,正是传说中的紫金!

  古时紫金也是铜和金的合金,但往往都参上些朱砂,更显紫红。

  那一对锏光看分量也有四十多斤重,要知道像这种有年头的紫金,光是论斤卖就比黄金要值钱一些。

  而拍卖会的大屏幕上已经显示出那双锏上的雕琢花纹,精致细腻到了艺术品的程度,更难能可贵的是,双锏之上竟有刀剑砍上的划痕!

  这就意味着这物件是曾经被使用过,而古时能用得起这种兵刃的,最起码也是一位大将军,又或者是传说中的武林人士。

  拍卖员也在打着哈哈,说这物件由人匿名拍卖,具体从何处得来也不便透露,但会告诉给买家。

  这一下大家就全明白了,这又是哪个摸金校尉从不知哪个墓里给挖出来的。

  墓中埋兵刃,在古时是一种相当不吉利的事情,但一种除外,就是将领的贴身兵刃。

  而这种沾染了猛将气息,又‘困龙’多年的兵刃,正是镇宅压惊的最理想的器物。

  一时间喊价声此起彼伏,永远不要小瞧这些看似低调的人钱包的厚度,没有极大的底蕴他们都没资格知道这次鉴宝会。

  没一会,价值就上了千万级别。

  王昃对刘忠堂说道:“这件东西不错,用来镇宅在合适不过,怎么刘老先生没有兴趣?”

  刘忠堂轻轻一笑道:“镇宅再好,也不敌小先生的青铜法宝。”

  ‘法宝?’王昃一愣,对于这个称呼他还是有点高兴的。

  两个人正聊着天,王昃的手机就响了。

  原来王父和李老都知道了拍卖会提前举行的消息,两人汇合之后却半天没找到王昃,此时正在焦急。

  王昃说了自己的位置,没多大功夫,两个人就走进拍卖会场找到了王昃。

澳门百家乐交流群  李老看到刘忠堂也在,先是一惊,随后拉了拉王父的衣袖,示意他不要乱说话,而他自己则聪明的选择了什么都‘不关心’。

  礼貌性的打了个招呼,李老和王父就请人挪了两个位置,也跟这坐了下来。

  这次拍卖会虽然成交额会大的惊人,但场地却显得有些简陋了,任你身份再高再神秘,也不会给弄个包厢,大家就像去电影院一样,都坐在一排排的椅子上,除了灯光暗一些让人看不到身边人的脸,完全就算是‘公开’性质的,连这点都跟电影院一样。

澳门百家乐交流群  王昃好奇一问,结果得到的答案这里曾经真的是个电影院。

  拍卖继续进行着,李老因为坐在刘忠堂身边有些放不开,这毕竟是个传说中‘喜怒无常’的老头,自己的年龄照比他还小了一些,曾经就因为某件事情被劈头盖脸的骂过。

  王父则是喊了几回价,可他的那种小打小闹在这些巨鳄面前,真是连个水花都敲不响,很快就被淹没在一片叫价声中。

  王父略显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  王昃问道:“爸,有喜欢的?”

  “也谈不上喜不喜欢,就是几件容易出手的物件,我给出的价就是极限了,再高出手就难了。”

  王昃一听就明白了,自己的父亲还主要是个商人,并不是真的实打实的古董爱好者。

  终于,到了倒数第二件拍卖品,它原本应该是压轴物品,下一次的拍卖会还会不会有人来,又能带多少钱来,关键就看这压轴之作了,可惜由于出现了一个奇葩铜球,它只能位居倒数第二。

  但这丝毫不影响作为整个拍卖会重中之重的物件,它的价值。

  于是王昃就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,在一个以古玩为主的拍卖会上,竟然会出现药材。

  而且那东西一出现,女神大人又开始敲他的脑仁。

  主持人止不住兴奋的喊道:“五花九叶长白老参,参长三寸三,参厚九钱,虚长一尺七,魂满金体,底价一千万,上不封顶!”

  人参每六十年会长满九叶,每一次长满九叶,再开花就会多出一朵花,五花九叶就是三百年的老参。

  参长指的是胖乎乎的部分,也就十厘米左右,而宽度还不足一厘米,但连同参须一起丈量,就足有半米有余。

澳门百家乐交流群  魂满金体指的是品相,魂满指参体无一丝瑕疵,没有破损坏了参气,金体却是指参体黄中泛金,那是自打挖出来就仿佛玉盒之中,不见日光不接地气不走阴风,才能拥有的成色。

  一千万,看似很多,但这才是底价而已。

  拍卖起来那可就会吓死人的。

  毕竟‘家藏老参,寒夜不毙’,说的就是家里面存了一块老山参,即便是夜里突发急症也可以用它来吊住命,不会出现暴毙的下场。

  而年头如此之久的老山参就算得上奇宝了。

  也就是去年,长白山脚下长白县,国际人参节上那根被三百万买走的参王,也才六十年的光景。

  而据传某朝某代,一名七品小员进献给皇帝一棵百年老参,直接做了四品的巡抚,相当于现在一省之长,还是军政两把抓那种。

澳门百家乐交流群  据米国科学家验证,人参中含有一种物质,还必须是野生过二十年的才会含有,名为‘黄精’的奇异成份,它是被认为最有医治晚期肿瘤可能的物质。

  不管它是不是有偌大的功效,人参作为国人最耳熟能详,最向往最憧憬的一种东西,它的市场已然跟古玩市场并不两样,所以拿到这个拍卖会来卖,到还真是合情合理。

  王昃痛苦的揉了揉脑袋,女神大人闹得太凶了。

  他无奈极了,这东西要是放在外面,自己倒是有可能蒙骗来,可这放在拍卖会,人家都是真金白银的交易,自己这点小家底……也根本不够看啊。

  王昃询问女神大人为啥这么渴望的原因,后者只告诉他这东西对她极好,而对她‘极好’的东西如果王昃胆敢不弄来的话……

  ‘同归于尽是吗?’王昃痛苦的想着。

  ‘这可咋整……’正在头疼,突然看到身边的刘忠堂悠闲的举起了牌子,跟着上一位报价的伸出了中间的三根手指。

  “两千三百万,还有没有更高的了?要知道这野生人参本来就濒临灭绝,三百年老参……嘿嘿,怕是只有在武侠小说里见,如今此等宝物就放在大家面前,可不要平白错过,平添悔恨啊!”

  主持人激动坏了。

  王昃却痛苦坏了,咋就这么快呐?这么一会就到两千多万了?他妈的这钱什么时候这么不当钱花了!

  ‘怎么办怎么办……要不干脆让女神大人蹂躏几天算了,就是把我卖了也买不起这……咦?’王昃脑中灵光一现,转头瞅向了越看越像‘冤大头’的刘忠堂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