释海想破了头,也想不明白。

  这承天派的黑衣少年只不过是凝魄境中期的实力,比自己差得远,为什么就是打不过他?

  他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,就像一只弱小无助的鸡。

  那些武僧不小心误伤了释海,不由吓了一跳,赶紧说道:“师兄,对不起……”

  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“失手失手,莫怪莫怪。”

  说完,他们又要再上,牧尧手上突然发力,准备再如法炮制一次!

  释海感受到后颈传来的力量,顿时心间微凉,生怕又被当成肉盾,忙道:“等等,都住手!”

  所有的武僧立即停下,神情惊疑不定。

  他们也满心疑惑,师兄明明比这小子境界高,为何完全不还手?

  这些僧人在明镜寺呆得太久,平时也只是与同门切磋,实战经验极少。

  所以,他们并不明白一个道理,实力强弱之分,除了境界高低之外,其实还有很多因素。

  这个道理很简单,也很难想明白。

  牧尧二世为人,参加过的战斗次数,只怕比明镜寺所有的僧人加起来还多。

  更何况他的身体极为特殊,看着只是凝魄境中期,真要动起手来,十个释海也揍趴下了。

  牧尧揪着他的衣领,淡淡道:“最后问你一次,慕语语在哪里?”

  释海的脸色阵青阵白,咬牙道:“她……她被关在后山的忏摩堂。”

  “早告诉我不就行了?”

  出乎意料的是,牧尧没有再为难他,而是松开了手,整理了一下他的僧袍。

  这个举动看似温柔,但对释海而言,完全就是一种羞辱。

  他极力克制着怒火,沉声道:“有本事你就等着,等师尊过来……”

  牧尧看着他,认真说道:“放狠话并不会让你显得形象高大,只会让你出丑,而且还是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。”

  释海听了这话,不禁脸红耳赤,颓然跪在地上,无力起身。

  牧尧再不多言,化成一道星光,悄然离去。

  明镜寺后山有一处极高的悬崖。

  下面浪涛汹涌,是一片深不见底的大海。

澳门百家乐交流群  山崖上有一间简陋的木屋,年久失修,在海风中摇摇欲坠。

  这里就是忏摩堂,破了戒、或是犯了门规的弟子都在此忏悔。

  与其说是堂,还不如说是陋室。

澳门百家乐交流群  一只海鸥贴着幽蓝的海面飞过,随后冲天飞起。

  两名看守的僧人站在崖边,低头俯瞰下方,神情无比慌乱。

  两人一瘦一胖,一高一矮,体型反差极大,看着很是滑稽。

  他们的职责是监管忏摩堂的弟子,理应站在门口,此时却来到悬崖边上,不知所为何事。

  高瘦和尚脸色苍白,颤声道:“师兄,现在该怎么办?”

  矮胖和尚抹着脸上的汗水,茫然无措:“你问我,我问谁?”

  高瘦和尚哭丧着脸,说道:“咱们……怎么跟九如长老交待啊?”

  矮胖和尚赶紧摇头:“不对,她是金蝉长老的弟子,应该跟金蝉长老交待。”

  高瘦和尚怔了怔,说道:“那又该怎么交待?”

  矮胖和尚想了想,说道:“应该没法交待了。”

  高瘦和尚哦了一声,又道:“要不,咱们给她念段往生咒?”

  矮胖和尚眼眸一亮,说道:“对对对,应该的,超度超度。”

  说完这话,他们双手合十,正准备低声念经。

  忽然,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:“慕语语呢?”

  两人吓了一跳,立即转身,却见一名容貌极为漂亮的黑衣少年跟鬼一样站在身后,竟没发出半点声息。

  牧尧见这二人眼眶微红,目光惶恐,皱眉道:“我再问一遍,慕语语她人呢?”

  高瘦和尚愣了一下,疑惑道:“施主,请问您是……”

  牧尧不耐烦地说道:“她是不是在这里关禁闭?你们刚才说的超度又是什么意思?”

  矮胖和尚呆了会儿,又问道:“施主,请问您是……”

澳门百家乐交流群  这回,轮到牧尧震惊了。

  他看着这两个活宝,心想他们莫不是脑子坏了?

  沉默片刻后,牧尧轻叹一声,说道:“我是牧尧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

  两人睁大眼睛,若有所思,随后又摇头道:“我们不认识你。”

  山崖上变得十分安静。

  牧尧盯着这两名僧人,忽然笑了一下。

  两名僧人见状,也对他笑了一下。

  啪地一声,矮胖和尚的脑袋上顿时挨了一记。

  牧尧挑起眉毛,冷笑道:“现在认识了吗?”

  高瘦和尚忙道:“这位施主,你怎么动粗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他的脑门上也挨了一下。

  “我现在问你们,认识了没有?”

  两名僧人捂着脑袋,忙不迭道:“认识了,认识了!”

  高瘦和尚委屈道:“她确实是在我们这里……”

澳门百家乐交流群  矮胖和尚立即接道:“但现在已经不在了。”

  牧尧抬手又是一巴掌,拍在矮胖僧人的头上:“别废话,直接说结果!”

  矮胖和尚痛得大呼小叫,泪眼汪汪道:“不是我们的错啊,我们甚至都没用铁链把她捆起来,毕竟她是女子……”

  高瘦和尚附和道:“对啊,就是这个原因,所以她逃跑了。”

  矮胖和尚揉着青肿的地方,无可奈何道:“我们以为她只是想逃跑,没想到她会寻死啊。”

  高瘦和尚点头说道:“就是,居然直接跳崖了。”

澳门百家乐交流群  矮胖和尚往山崖下看了一眼,说道:“那可不,就刚刚的事情。”

  高瘦和尚两手一摊,无辜道:“她刚跳下去,你就来了。”

  “你们念经念傻了吧,念经能救人?”

澳门百家乐交流群  牧尧总算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当即将千玺放在地上,纵身跃下山崖!

澳门百家乐交流群  两名僧人吓得魂飞魄散:“喂喂,你怎么也寻死啊!”

  耳边风声呼啸,寒风刺骨,汹涌的海面越来越近,仿佛几年前似曾相识的经历。

  不同的是,那时候的他,仅存一缕幽魂而已。

  噗通一声,他一头扎入水中,扬起漫天水花。

澳门百家乐交流群  一瞬间,冰冷严寒包围全身,粘稠的力量挤压而来。

  …酷匠V;网首发)^0J|

  经过极短暂的适应后,他睁开了眼睛,望向深邃黑暗的海底,试图找到那熟悉的身影。

  慕语语修为尽失,如今只是凡人之躯,如果半柱香内找不到她,那么便万事休矣。

  他没时间去考虑慕语语为什么会跳海,灵识迅速扩散,寻找着海中最细微的动静。

  幸运的是,慕语语的确是刚刚跳下来的,至少还不算沉得太深。

  她紧闭双眼,缓缓沉入海中,神情无比平静,就像一条死去的美丽人鱼,魂归无底大海。

澳门百家乐交流群  仿佛一切如她所愿,不会再有烦恼,不会再计较得失,尽数化成泡沫,随浪消散。

  人的内心,很容易被绝望填满,就像一块布吸满了水,即使再扔入大海中,也不会变得更加湿润。

  牧尧没有任何犹豫,猛然发力,迅速往下方游去。

  在湛蓝幽深的无尽海水里,他们慢慢靠近,似乎彼此相依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